您好,歡迎訪問物聯科技產業網官方網站!服務熱線:400-0609-292
前微軟CEO鮑爾默:科技公司應該有像NBA球隊一樣的問責制
發布時間:2017-06-21 16:36:42   來源:物聯科技產業網
分享到:0
前微軟CEO鮑爾默:科技公司應該有像NBA球隊一樣的問責制

編者按:微軟公司前首席執行官兼總裁,現任NBA洛杉磯快船隊老板。在2006年億萬富翁列表中,被福布斯雜志排在24位,擁有資產136億美元。鮑爾默于1980年加盟微軟,先后擔任微軟公司銷售支持執行副總裁,微軟公司總裁。他是比爾·蓋茨聘用的第一位商務經理。近日,他與Backchannel討論了他創立“美國事實(USA Facts)”的原因、運營一個球隊和技術公司的區別、以及他為什么向Twitter投資了數億美元。

史蒂夫·鮑爾默(Steve Ballmer)從來不是那種只讓事實說話的人。在20世紀90年代,他是富有活力的微軟執行副總裁,在Safeco領域的全體會議上高聲呼喊“開發者!開發者!開發者!”;在繼承比爾·蓋茨成為微軟CEO后,他也是不容忽視的狠角色——至少你肯定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告訴他:微軟不重要。從微軟離職后,他用20億美元買下了NBA的著名球隊——洛杉磯快船。因為這件事,全世界都開始重新認識他。

然而,今年春天,我們了解到,61歲的巴爾默開始投身于一件不太像他作風的事業:他建立了一個綜合性的政府統計數據庫。這個數據庫可以用來判斷美國政府如何是花錢、如何創造收入以及誰是政府資金的受益者。這個名為“美國事實”的數據庫,是鮑爾默在他的妻子建議他改變慈善事業軌跡后出資建立的。“美國事實”提供了長達一篇長篇報告,并在這篇報告中提出了很多有價值的發現。

盡管鮑爾默投入了很多資金在他所關心的社會事業上,但“美國事實”卻與此前的投入有所不同。鮑爾默喜歡數字,也相信數據可以帶來變革。建立在此基礎上的“美國事實”,就是使用公共的統計數據來發現政府正在做、或沒有在做的事。在鮑爾默看來,人們如何利用這些信息,都取決于他們自己。

而且,這個項目還幫助鮑爾默填補了他在快船NBA季后賽首輪失利之后的空閑時間。近日,他坐下來,與Backchannel討論了他創立“美國事實”的原因、運營一個球隊和技術公司的區別、以及他為什么向Twitter投資了數億美元。

問:你為什么創立“美國事實”?

答:一直以來,我的妻子Connie都專注于幫助那些有劣勢的孩子們。當我從微軟離職后,她對我說:“現在你終于可以幫我了,我們一起干吧!”我不以為然,告訴她這是需要政府去解決的問題,不需要動用私人資金。我們繳納稅款,之后政府會去處理這些問題的。她聽完后說,“事實上,這樣說并不完全準確”。

這引起了我的興趣,我問她“所以美國的稅收究竟怎么了?有多少是真正用于幫助弱勢孩子的?又有多少是用于幫助窮人呢?”問出這些問題時,我還暗自覺得“好吧,是時候讓她知道我才是對的了”。但事實證明,在很大程度上,我的確是錯了。

問:你是意思是你的數據可以明顯地顯示出政府在解決收入不平等方面做得不夠嗎?如果是,作為一個億萬富翁,看到這些數據和事實對你有什么影響呢?

首先,我比大多數人都幸運。這讓我可以從跟大多數人都不同的視角來看待這個問題。對于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讓政府知道,做什么事是對的。我和我的妻子想要給每一個孩子一個擁有美國夢的機會,政府必須認真處理這個問題。

其次,民主制國家如何去平衡貧富差距是由其代議制政府決定的。所以,無論他們做出什么決定,我都愿意服從并跟隨。不論人們想削減開支還是加稅,這都是人民的意志。

然而,作為一個商人,我并不認為我們應該出現財政赤字。在這個問題上我很堅持,因為我真的認為每一個孩子都值得擁有自己的美國夢。

問:“美國夢”這個詞在“美國事實”中顯得極其重要,這到底意味著什么呢?

答:這意味著這個國家的每個孩子都應該得到機會。雖然我知道,他們無法享受絕對的平等,但是,在這個經濟快速發展的大好時代,他們不應該與機會絕緣——這是美國夢很重要的一部分。

問:在這個后事實時代,你卻創建了一個基于事實的網站。這是為什么呢?

答:我被事實中所蘊含的大量受眾興趣點所震撼了。當我們第一次上線時,網站的用戶就激增了60多萬。即使這些用戶現在已經消失,但我仍然很震驚。目前,我們只有兩個全職人員運營在這個網站。我們跟更多的承包商合作,突然間,有興趣的人們對于事實有了更多的了解,更多的事實也提供給了兒童、高中生和大學生們。這些都讓我知道,人們對事實感興趣,因而我們必須時刻確保數據的及時性、相關性和專門性。

問:人們對于事實是否可以解決爭論一直持保留態度,對此您怎么看?

答:事實總是可以解決政治爭論。這一點是確定、一定以及肯定的。現在可能有人不同意這個觀點,但要是真的遇到問題時,能夠解決的只有數據。

問:那您知道現在有些人其實是拒絕接受真實數據的嗎?

答:如果有人說“我的政治信仰不是由這些數字和事實決定的”,我相信。但這不是支持民主黨還是共和黨的問題,這是關于具體的立法草案和預算案——它事關細節。“我們要在SNAP(食品券)上花費300億美元嗎?”“我們會在SNAP上花費100億美元嗎”“我們會在SNAP上花費500億美元嗎?”這些都是實實在在需要有人去做的決定,這些決定可能會得到立法機關的批準。

問:你認為展示出這些數據真的會改變些什么嗎?

答:從微軟離職后,我曾經認為解決一件事兒的路徑就是:問題—解決方案—答案??墑竅衷?,我更希望去推動對話、促進討論、幫助改善。因為我發現,面對機會不平等這種問題,如果我們說“解決它!”那么對應的解決方案肯定是“我們認為機會平等對每一個人都很重要。”如此,這個問題并不會被我們解決,而且極有可能一輩子也解決不了。反之,如果我們用成為推動這件事情的一份子,那么不僅是現在,在將來我們也能持續發揮作用。而且,數據的存在也能讓我們的努力更容易被更多人看到。

問:您認為像NBA這樣的大型體育聯盟能從科技的世界中學到什么?

答:我認為科技界可以在改變粉絲體驗方面發揮自己的作用。我一直覺得球迷們可以有更好的體驗——不僅在舞臺上,還有在家里——所以我對虛擬現實技術特別感興趣。

問:那您認為科技界可以從籃球場上學到什么呢?

答:在科技界,人們都以為我們有高效的問責制——因為我們能處理好人才,我們也相信團隊合作的力量。但事實上你會發現,在商業的世界中你可以用“我做得不對,但我會繼續好好干”、“好的,我們會改進”來混淆視聽或推脫責任。其實,科技界的員工真的很喜歡說廢話:我的考核得分是多少?這個是多少?那個是多少?我做得很好嗎?我想跟你談談……

但在籃球場上,可沒有那么多的迂回和隱藏。你的表現完全是透明的,沒有辦法為自己開脫或者和稀泥。你要么勝利,要么輸掉,這就是硬道理;你的賽季結束了,還是還沒結束,這都是純二分法,這是世界上最高效的問責制。在球場上,每個人都可以評估你的表現;所有的統計分析都是具有可信度的;每個人都可以觀看比賽;每個人都可撰寫評論,體育專欄作家絕對知道總經理知道的一切。對,是一切。你的個人表現可以用跟商業世界完全不同的套路來進行評估和審查——每24秒,我就可以告訴你我們的團隊合作到底好不好——而這,就是世界上最有效的問責制。

大多數企業都表示:“員工的薪酬我們要保密。”這不是我們的風格。在籃球界,每個人都準確地知道你的薪酬,你的排名,以及跟排名掛鉤的你的表現。我無法肯定地告訴你,明年哪些球員將會出現在我們的隊伍中,但是我可以告訴你的是,問責制一直在那兒,而且我們能夠衡量幾年內球隊能否贏得NBA總冠軍。

問:那如果我白手起家創立一家科技公司,我也應該將員工的薪水對媒體保持透明嗎?

答:我只在一家科技公司工作過,不太有發言權。但我會說,提高科技行業責任感的機會并不是非實質的,它與寶潔這類快消企業不同。寶潔公司每季度都必須拿出好看的銷售報表。但是,一些現在賺錢的科技公司說他們正在投資未來。那么在這種情況下問責制又在哪里?你完全可以說:“最終的問責制是股票價格。”某種程度上是的,但在某種程度上也不是。因為股票價格雖然肉眼可見,但一家企業的勝利或失敗不能只從股票價格來評價。

問:你對Twitter大量投資,現在持股百分之四。對Twitter的發展您感覺怎么樣?

答:從股價的角度來看,Twitter還沒有像我預想的那樣發展。我認為Twitter應該能跑贏市場,因為它仍然是一個有無限機會的公司,雖然這些機會還得通過踏實的努力去實現??鑾?,我也沒有把當投資者作為我的主要活動。現在,我對“美國事實”更感興趣,我對我們的慈善事業更感興趣,當然,我對籃球也很感興趣。

問:最后問一個關于微軟的問題。當公司在法庭上為自己是否有壟斷行為辯護時,你說,科技具有原動力,微軟是無法壟斷的。事實上,微軟確實已經喪失了主導地位。您想跟大家說,“我早說過”嗎?

答:不,商場上總會有幾個大家伙、一群不大不小的家伙和還有很多小家伙。你不用強求保持在一個水平——你可以下滑,也可以放棄。無論一個企業看上去有多堅不可摧,更新迭代都是不可避免的事。我不關心微軟能否一直保持在Top5,我真正關心的是微軟本身。畢竟,我擁有很多微軟的股份。不過,這個問題也許在20年后才會有答案??贍艿僥歉鍪焙?,快船隊已經有五個NBA總冠軍了。又或許是十個呢?這點兒野心總是要有的。

編譯組出品。編輯:郝鵬程

本文來自翻譯:www.wired.com,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36kr.com/p/5080507.html
 
搜索公眾號“aiotvoice”關注物聯科技產業網公眾微信,每日精華,盡在掌中。本站原創文章歸物聯科技產業網所有,轉載請注明。

本期六合彩开马结果